脑洞聚集处,这里南瓜,欢迎勾搭~

冬兵兵和叉骨骨

不朽 1—4

这个人也超级可爱嘚儿!!!我超级爱她!!!!

江祭酒:

献给全世界最可爱的南瓜小姐的生贺  @冬兵兵和叉骨骨 这个人超萌的大家去找她玩呀
顺带祭奠一下我看欧美同人看没了的白烂吐槽风= =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1.
“哦?这个齐韩是哪一位,你新的小男友么?这么捧他。”岳白有一搭每一搭地玩着调羹,呷了一口咖啡,声音带着初醒的微哑和慵懒。
电话那头似乎闷闷地笑了一声:“哪跟哪。家里长辈拜托的,我推辞不过,左右这孩子还有点灵气,正好申蓝的新电影要开拍,顺手把他塞进去而已。”
“呵……而已?毫无经验的...

【冬叉】低温烫伤

给自己的生贺,顺便提前祝新年快乐(是的新年没有贺文了)

*低温烫伤是指虽然基础温度不高,皮肤长时间接触高于体温的低热物体而造成的烫伤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   Rumlow从医院逃出来已经有半年了,他待在只有冬兵和他两个人知道的安全屋中,像是在期待着什么,却同时焦虑着。那天他像平常一样百无聊赖的打开电视,里面播放着老旧的纪录片,一头短发的Barnes中士搂着美国队长,笑容温暖。Rumlow像是被烫到了一般将手中的酒瓶甩了出去,直直的飞向电视,那老旧的机器在接触到...

【双关年下】床笫之欢

昨天的那个梗,名字是我瞎起的,没有太太接我就自己暗搓搓的搞了一发,祝大家新年快乐,新年宏宇不当表弟做亲弟了啊! https://shimo.im/docs/Ojm3SdQSSPIlA60C

打不开链接看评论
@伯爵复刻 非常感谢太太捉虫,我以后一定好好学习QwQ

潘粤明作品年表 附链接

七不达:

整理了一下潘老师的作品,94年至今共出演了31部电影,44部电视剧,很多B站上有cut,就做成链接方便大家吸潘。电视剧强推《山里红》、《红衣坊》。《情不自禁》和《蓝色爱情》私心放了完整版,非常非常好看。


顺手查了下电视剧的首播频道,央视亲儿子不是白叫的。


如有错漏烦请指正。


电影


1994年


《波依的故事》(中德合拍)


1999年


《非常夏日》(又名:《光天化日》) 饰 雷海洋


2000年


《蓝色爱情》饰 邰林


2001年


《情不自...

我的妈,脑洞炸裂,学院AU,冬第一次见熊猫叉,十分好奇这个妆是怎么画的,从掐脸到弹耳朵,直接就把叉搞得脸红心跳跑开了,留下一脸蒙逼的冬

有时间可以扩写一下(然而我的学院既没有冬也没有叉ಥ_ಥ

【冬叉】公路之旅

这是冬兵吃的第五份墨西哥卷饼,他吃得极慢,虽然已经饱了,但他仍在努力的吞咽,当他吃下最后一口时,Rumlow叼着烟从被洗劫一空的商店中走了出来,看着冬兵一手的酱汁说:“擦一擦你的左手,没有它咱俩都得死。”于是冬兵抓起Rumlow放在车后座的夹克,极为认真的将手擦了一遍,连金属之间的缝隙都没有放过。“操你的,那是老子最喜欢的一件衣服。”冬兵眨了眨眼,将衣服塞进Rumlow怀中后把手插进了兜里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吃炸鸡蘸着蜂蜜芥末酱好吃

【冬叉】烟

Rumlow猛然惊醒,多年刀口舔血的警觉告诉他床边有人,在脑袋彻底清醒前手已经从枕头下抽出了枪对着不速之客,直到他看到了被月光照亮的铁手臂。

“你他妈什么毛病?”Rumlow烦躁的将枪又塞回枕头下。

暗杀者伸出手,有血肉的那个,他拿着半包溅了血的烟,“我欠你一根烟。”

“你半夜不睡觉像个鬼一样站在老子床边,就他妈这点破事,信不信老子一枪崩了你。”

“我欠你一根烟。”冬兵干巴巴的重复道。

“操你的,滚回去睡觉!”Rumlow抓起那半包不知道哪个倒霉鬼的烟朝地上扔去。

冬兵看了看烟,有些迟疑的看向Rumlow,在转身回房时捡起了烟放在床头柜上,终于关上了门回房了。

Rumlow知道他...

【冬叉】葡萄汽水

Rumlow是个葡萄汽水味的Omega,不是那种真的加了果汁的昂贵饮料,就只是劣质的色素与香精和水混合勾兑出来的廉价汽水,可在这满是alpha的汗臭味的休息室中,一个清爽的Omega味道还是挺好闻的,Rollins曾嫌弃过他的气味娘们唧唧的,也不能吸引到上流社会的衣冠禽兽,只是一个摧毁他人梦想的糟糕Omega,而Rumlow则回应他一个beta梦想什么香甜的Omega,明明连味道都闻不清楚,Rollins对此总是嗤之以鼻,还是坚持自己的观点认为Rumlow味道不好闻,显然winter soldier并不是这样认为的,那种清凉的,气泡在嘴里爆炸的感觉是夏天最好的选择,当然,他也可以选择被冷藏,但...

你们可能没发现,第二张才是结尾

恶徒



Barnes抓到了一个恶徒。


“你说,你说你爱我,我就让你走。”曾经的顶级杀手如今连拿枪的手都在止不住的颤抖。

被打倒在地的男人脸上满是可怖的伤痕,即使嗓音听起来像是破了的风箱也仍要扯出几声尖酸的嘲笑,咳出的鲜血溅到眼睛里,将那双琥珀色的瞳孔染红,他的嘴唇翕动,在说些什么。


Barnes低头侧耳想要听清。


“Hail Hydra。”Rumlow这样说。


Barnes将枪口抵住对方的额头,缓慢而坚决的扣动扳机。那双悲伤的蓝眼睛说:“我也爱你。”


© 冬兵兵和叉骨骨 | Powered by LOFTER